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 > 技术应用 > 正文

今天是: 11月17日 星期日

图书存在的品质问题及解决策略

2011-08-10 09:00:08中国图书招标网

  图书在版编目( Cataloging in Publica- tion简称CIP)是图书在出版过程中,由集中编目机构按国家规定的统一编目标准,根据图书清样进行编目,然后将书目资料(著录事项)由出版社印刷在书名页背面,供各发行单位、图书馆、读者利用。

  图书在版编目产生于50年代, 70年代在国外得到迅速发展。我国《图书在版编目数据》自1987年着手起草,于1990年7月31日获国家技术监督局正式批准,并于1991年3月1日开始实施《图书书名页》和《图书在版编目数据》两项国家标准。

  CIP的实施是我国图书馆界盼望已久的。它能提高分编效率,保证分编质量,为进一步实现编目工作标准化、规范化,加快文献工作现代化的进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然而,现行CIP数据中存在的编目质量问题也是不容忽视的。

  1现行CIP编目存在的质量问题1. 1分类方面1. 1. 1分类号与图书内容不一致类分图书时一般应将图书归入最切合其内容实际的类,也就是说论述专门问题的图书应归入最恰当的类目中去,不能随便归入上位类或类似类目。如龚海泉主编的《当代大学德育史论》,其在版编目分类号为G410,此书实际上从主要内容来看是论述当代大学德育史的学术论著,在版编目所给的分类号表示的是有关学校德育理论的内容,即包括了小学、中学和大学等各类型的德育理论方面的问题,面较广,专指度不高,而G641指定是“高等教育”下位类中的“德育”,这就比较具体的指明了是高等教育中的德育问题,专指度较高。

  1. 1. 2类分图书时取号标准不一致按多卷书分类标引的基本原则,应该以全部的内容性质和形式体载为标准,一套文集的分类号应是一致的。由华文出版社出版的《东方赤子。大家丛书。臧克家卷》和《东方赤子。大家丛书。丁玲卷》所给的分类号各不相同,前者为I217. 2,后者为C53.臧克家和丁玲均为作家,如果按此类丛书集中处理,则应为C53;如果以各分卷单独处理,则两者都可以入I217. 2.这就造成了同一类型图书的不同入藏。

  1. 1. 3类分图书时揭示图书内容不充分对于多主题图书,一般应先将图书按其主要内容或著者目的归类,然后再作其他分析。CIP数据编制的目的之一是以满足不同类型文献机构的需要,指导其进行文献编目。

  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从多方面对图书类分,给出不同的分类号。如刘玉峰编著的“组合数学及其在计算机中的应用”一书,从组合数学的基本理论和其在计算机方面的应用两方面进行著书,因此分类号应包含这两个方面,为“O157; TP301”,而不能只给出“T P301”。

  1. 2著录方面1. 2. 1书名与责任者项依《规则》规定,该项的主要信息源是书名页。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永远的忏悔归国日本战犯的后半生》一书,其在版编目数据中的题名项则著录的是“永远的忏悔”,没有后面的副标题;而《规则》规定:国家书目必须采用详细级次著录,因此书目数据应该将书名著录完整。另外由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的《二十世纪西方文学作品选》,书名页上的主编为宋寅展和苏成全,封面上的主编为宋寅展,副主编为苏成全,而其在版编目数据为:二十世纪西方文学作品选-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0. 6.显然,该数据是没有将责任说明项进行录入。

  1. 2. 2版本项对这一项著录的理解经常出现一些误差,有的根本没有对其项进行著录。如: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当代西方经济学概论”一书, 1994年出版了第一版, 1998年10月又出版了第二版,但其CIP数据就没有对第二次出现的版次进行著录。也有的将版本项理解为“副书名或题名说明文字”,但通观我国一系列的国家标准,对图书“版本”并无一个确切的定义,只是罗列了一些具体的著录方法。

  1. 2. 3出版发行项依《规则》规定:该项应以版权页为著录根据。即版权页上的出版日期应与CIP数据所著录的出版日期相同。而经笔者实践体会,有相当多的时间数据与版权页上不符。最常见的错误是时间置前,即CIP数据著录的时间比版权页上印制的版本时间提前。如:《从人字说起》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审核号为“字( 98)第33125号”的图书编目数据中的出版时间为“1998. 11”,而版权页上印制的版本时间为1999. 1“。另外还有时间置后及时间遗漏等错误现象发生。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的《组合数学及其在计算机中的应用》一书的出版时间为”1998. 11“,而CIP数据的出版时间为”1998. 12“。

  1. 2. 4丛书项在图书有丛书项时, CIP著录有时将其处理在该项,但有时却将丛书名放在附注项里。结果这两种处理方式的不同,使计算机在处理数据时进行卡片显示时有明显的不同:前者显示紧跟在载体形态项著录后,而后者则单独另外起行,作为附注的内容。

  1. 3主题标引方面1. 3. 1主题标识与图书内容不一致目前由于大多数图书馆都采用《中国分类主题词表》进行规范标引,因此,一般类分图书的错误往往伴随着主题标引的错误。

  由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的《二十世纪西方文学作品选》,其主题标目为“大学-文学-教学参考资料”分类号为I49。从图书目录看,本书节选有丹麦、德国、法国、奥地利、美国、英国六国的文学作品;从每一篇的内容看,主要是将各篇作品中精彩部分进行节选,并对每篇的作者、作品主题及写作风格进行简单的评价,没有对原作进行大的改动。而其在版编目的分类号“I49”表示为“非洲国家的少数民族文学”,很明显完全没有表达“西方国家”这个概念。由于对“西方国家”我们没有一个具体的分类号,但它是一个跨洲际的作品选集,我们可把它看作为世界性的,因此可以给出一个分类号为“I11”,其相应的主题词就应为“文学-选集-世界-现代”或“文学欣赏-世界-现代”。

  1. 3. 2主题词前后选取标准不一致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的《尼克松文集》,有三个分册,分别是《1999:不战而胜》(其主题词为“尼克松, R. M -政论国际形势-政论-美国-当代”)、《不再有越战》(主题词为尼克松, R. M -文集越南问题-史料)、《真正的和平》(主题词为对外关系-战略-美国)。该文集的在版编目数据是经过中国版本图书馆审核的数据,审核号分别为字( 96)第00857号、字( 98)第36349号和字( 98)第33623号。虽然该文集没有卷次号,但其主题词选取应遵循“所涉及到的事物”这一规定,在《真正的和平》一书中不应只考虑图书所论及的事物,还应考虑所涉及到的按照从“文集”角度来处理的这一情况。

  2产生CIP问题的基本原因2. 1缺乏必要的监督手段国家技术监督局在1991年6月12日发文,明确《图书书名页》和《图书在版编目数据》为强制性国家标准。但是从目前已出版图书的CIP数据中出现的问题看,一个既具有学术权威性又具一定行政管理权威性的协调机构尚未健全,技术监督不甚严格。一些出版社擅自发挥想象,自己在不具备编制CIP数据的前提下,随意进行数据编录。这种行为严重损害了CIP的严肃性,同时也造成了数据的不准确性。

  2. 2现行整体编目力量较为薄弱我们在这里所指的编目力量并不是说现有的个体编目水平,而是指审核、编录在版编目数据的机构的编目整体能力。我国现行的CIP一直是由中国版本图书馆编制、审核的,而版本图书馆进行图书在版编目的只有二十几人,他们要面对的是全国年出版量为10万余册的图书,自然是孤军奋战,力不从心。在这种长期高负荷的工作中,工作人员也难以对数据质量有一个较高水准的保证。

  另一方面,由于人员缺乏,造成出版社等待的CIP编目数据的时间有时过长,而影响出书速度,为此从个体利益出发,有的出版社自行组织编制CIP数据,人为制造了大量的不规范的CIP数据。

  2. 3编目工具自身结构的缺陷我国先后在1979年、1994年出版了一般编目人员进行分类编目时所利用的重要工具有《中国图书馆图书分类法》(后简称《中图法》)、《汉语主题词表》和《中国分类主题词表》,这三种出版物在某种程度上都有它的局限性。仅《中图法》由于本身内部的各类目是罗列性的,无法很全面、系统、准确的将任何事物一一排列出来,这种结构上的缺陷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它随着社会发展及新生事物的不断涌现而要不停地进行自我修订和补充完善,到目前为止已修订出版了四版。

  2. 4编目人员自我素质的参差不齐虽然我国已有各种进行分类、著录的工具、《规定》及《条例》,但所缺乏的是没有一个较为实用通行的《编目细则》。对一些类目、著录项目,不同的编目人员由于自我素质的参差不齐会有不同的理解及处理办法,这就造成了如上所述的例子一样对同一类型图书的分散处理。

  3提高CIP编目质量的对策3. 1健全协调监督机构为了避免一些不标准、不规范的CIP数据进入社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首先必须尽快健全相应的协调监督机构与有关制度,强调CIP的严肃性,保证数据质量,不可随意处置,并加强检查、指导,实行技术监督。凡是不符合国家标准GB12451-90《图书在版编目数据》的图书,一律不准出版,以确保CIP数据的质量。其次联合出版界,将CIP数据作为参加图书评奖的条件或与分配图书的ISBN号的条件之一,更进一步对图书的CIP有无情况及质量进行监控。

  3. 2合作编目,扩大CIP编目机构对于出版社自己给出CIP数据的做法当然有它的弊端,但另一方面反映出版社对自己编制数据有一定的积极性。如果我们加以正确引导,根据各省市区出版社分布数量57吴吉力周哲:浅谈我国现行图书在版编目中编目质量的多少和年出版图书的数量,指定每一区域内有编目实力的图书馆或图书馆学教学单位进行联合编目,扩大CIP编目机构,而中央CIP编目机构对各分支进行有效地组织、规划、调控、监督、培训等工作,这就会大大加快CIP的产生速度,减少了中央CIP编目机构的压力,相应地也提高了CIP数据的编制质量。

  3. 3强化标准,加强交流,培训分编人员作为全国性的CIP数据,它的标准性、规范性及统一性是不能含糊的,对不同的问题各个方面必须有一个规范性的处理办法,以实现全国各系统、各类型图书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及各图书馆联机联网,达到资源共享的目的。书目数据记录标准化、规范化是CIP数据质量的保证环节和实现书目资源共享的必备条件。为了确保CIP数据的质量,首先各在版编目单位应根据具体实践,制定相应的统一编目细则,以规范各在版编目单位的业务标准;同时在各参编单位指定有一定影响和名望的编目专家,对CIP数据的质量进行审核监督,实行专家负责制下的CIP数据质量监控体系。其次,要重视并采取有效措施合理选拔文化素质高、业务能力强,并具有良好职业道德的编目人员,经常采取培训班或讲座以及学术专题交流会等形式,对在业务工作中出现的问题进行研讨及讲解。

  从而使相关的人员能及时了解编目工作的情况和动态,使各地区编目人员有机会沟通,以达到相互交流,进而统一对编目工作的认识,提高编目人员业务技能和职业道德,形成一大批有较高编目水平的业务骨干。

  3. 4加大CIP数据的普及力度我国现在实施CIP的出版社不到50%.在笔者调查的50名购书人群中,了解CIP的只有3人。显然, CIP的普及范围不广、普及面狭窄。

  CIP数据真正成为图书有效数据的关键在于全民对CIP数据认识的提高。因此有必要下大力气,花大投入,加大CIP数据的普及力度。首先,从自己做起,各图书馆拒绝入藏无CIP数据的图书;其次在群众中大力宣传,普及CIP知识教育,使读者了解CIP,充分利用CIP,真正将CIP看作是他在挑选、购买和阅读图书时的好帮手;其三,在大中学生中加强CIP的教育,将CIP教育纳为情报信息教育的一个内容,使学生能掌握CIP,为他们查图书节省时间,提高速度,充分发挥图书利用率。

  总之, CIP数据的质量是CIP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和条件, CIP数据的普及,书目资源共享才有可能真正成为现实。因此,在保证CIP数据质量的前提下,实现CIP数据的推广、普及,则是图书发行单位、图书馆及广大读者所企盼的。

  1. 图书品牌对读者购买行为的影响...
  2. 图书排版中易出现的问题...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国内资讯国际资讯人物访谈企业新闻市场分析产品资讯

鲁公网安备 37030402001096号